坏事如何变好事 大游行倒逼港府丢掉幻想

  • 时间:
  • 浏览:17

  多维:很多人习惯于从香港看香港,永远只看到对内地的冲突和对中共的不满,甚至于“一国两制”之下的各种矛盾,但其实在越来越全球化的今天,香港很需要从世界来看香港,在这个大变局的周期里,认识到香港的独特性和角色以及不可替代性。

  刘兆佳:问题是你要很多人从宏观、长远、世界的角度看问题,对年轻人来说要求太高,他们怎么会想得那么多呢?

  多维:对年轻人来说确实很难,但对港府来说,是不是应该有这样的战略判断。事实上我们看到,一带一路的时候,港府表现得不是那么积极,大湾区的时候也不是那么主动。

  刘兆佳:所以这次大游行,反过来说可能对香港有好处。为什么呢?香港政府缺乏宏观战略思维,很多人还是很关注西方对香港的态度。但是我刚才说了,客观发展上,西方和我们会越来越疏远,香港会越来越发现自己是欧亚大陆的一部分。这次游行有什么好处?就是特区政府不能有幻想,会能够赢取到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特别是这些年轻人的支持。以前特区政府,老是对建制派有意见,很多政府官员觉得建制派亲共、亲中,对中央也有意见。现在经过一场战斗之后会发现,究竟谁是你的朋友,谁是你的敌人。以后就不要依靠民主派了,什么大和解不要再提了。

  此外,西方把香港当成对付中国的棋子,将来对香港肯定也会制裁。对此特区政府也可以清醒一下。

  多维:你觉得这场冲突之后,特区政府会清醒过来吗?

  刘兆佳:已经不能再在建制派和反对派之间游走。现在中央和反对派已经决裂了,反对派已经把外部势力引进来了,勾结外部势力,做外部势力的帮手,危害国家安全。所以整个局面现在很清楚,两大不同的阵营,政府只能投靠建制派、投靠中央。这种情况下,在西方对香港越来越不友善的情况下,要解决香港一些社会矛盾,推动经济发展,不靠中国不靠亚洲,靠什么?这是被迫的。

  多维:香港一直以来都是自由的资本主义。其实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已经十分模糊了。香港一直在“一国两制”之下,对于社会主义的想象始终是中国、朝鲜、苏联那样的,就是落后的、不文明、专制的。以至于香港对社会主义的看法是一个很固化的观点。

  刘兆佳:我想,香港人很少从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去看问题的。

  多维:但是不跳出来自由资本主义的迷思来看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大的周期性变化的话,怎么能看得清楚香港在这个大局中的位置?

  刘兆佳:对香港不是大问题,就是说,其实香港人越来越希望特区政府多做点事情。不管什么社会主义还是资本主义,对香港人而言,不会因为大陆搞社会主义而对共产党不满,而不满是来自于独裁、反民主、内地的人权自由等等。很少人都说它的社会主义,内地的社会主义和以前的社会主义也差很远。

  你看报纸上,有多少文章会拿这两个主义来说话。

  香港这种资本主义,自由社会,大市场小政府不能改,现在还在这么想的越来越少,觉得这样搞下去没有出路。所以他们需要政府做更多的事情,而不是人为政府做得太多,要政府收手。所以,香港没有太多意识形态把自己绑起来的。

  多维:反而从我的视角来看,它反倒是有太多价值观和意识形态把自己给包裹起来了。

  刘兆佳:是一种处于对过去的事情,越来越觉得不对劲,对应该走什么路不清楚,有一种彷徨的状态,过去的制度对现在好像有点不太适用。要和大陆政治整合在一起,就会出现某种政治恐惧,这就阻碍了香港灵活应对的能力。这不是意识形态的问题,是一种政治恐惧。使得理性、务实的精神,在香港被压抑。现在西方自己遇到很多麻烦,我还要靠他,这是不能的。而内地有很多机会,大湾区为什么不去?他们会说大陆的法制、人权不健全,害怕去。所以就造成这种情况。

  穷则变,变则通,到某一个地步,可能会出现突破性发展,现在香港需要有更多人,在大湾区能够发展起来,产生某种示范效应。如果有好几万人在大湾区真的发展起来了,回到香港,还要炫耀一下,让一些香港年轻人觉得到内地不需要做太大的适应,唯一要适应的就是不能到内地骂共产党,有些信息可能会看不到(互联网封锁)。

猜你喜欢